Google+

如果你戀上了 那就把心留下 隨時都可以回來

  所有的歡樂與自由都必須要有一個據點,

  要有一個島在心裡,在揚帆出發的時候,知道自己隨時可以回來,那樣的旅程才會有真正的快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席慕蓉

2014年1月6日 星期一

【走入金門】戀金門。冬季限定-金門冬 桕仔樹紅

時序入冬,田野間、道路旁的樹梢上逐漸由黃染紅,一切彷彿走進了北國之秋,這是金門另一項冬季限定的美景,金門冬、桕仔樹紅。
 
烏桕是屬多年生的落葉喬木,為金門在地的原生樹種,入冬後氣溫降低,金門烏桕的葉子就會轉為紅、橙、紫、褐、深綠或釉綠等色,有時甚至有可能一葉數色,如心型般的葉子,紅澄澄的在枝椏上熱情奔放著。
烏桕別名桊子樹、木蠟樹、木油樹、蠟燭樹、桕仔、瓊仔,在金門俗諺中有「一朴、二瓊、三相思、四苦苓、奶仔佛無路用」,說的是製做陀螺的選材,其中二瓊即是指烏桕,其木白色堅硬、木質細密、不翹不裂、紋理美觀,是做陀螺的好材料。
 
烏桕葉部亦可為中藥,民間有治蛇毒、消腹水的傳說。李時珍《本草綱目》亦描述:「烏桕,烏喜食其子,因以名之,其木老則根下黑爛成臼,故得此名。」
 
烏桕也是一種重要的經濟植物,詩云:「山村富烏桕,枝椏蔽田野。榨油燃燈光,燦若火珠瀉。上燭公卿座,下照耕織者。」主要因烏桕種子外部含蠟,可為蠟燭,宋代慕容百才的詩:「階走楓林葉,窗催桕燭花。」桕燭就是烏桕提煉的蠟燭,宋代戴表元《桕坑》中:「行多收桕客,住有掘苓人。」亦可見中國將烏桕視為經濟作物栽植也已有千年歷史。
 
晚清徐定超《楓林秋景》一詩:「家住楓林罕見楓,晚秋閒步夕陽中。此間好景無人識,烏桕經霜滿樹紅。」烏桕的秋紅自古就多有描述,宋詩人林逋有詩:「巾子峰頭烏臼樹,微霜未落已先紅。」陸游更曾在詩中讚歎:「烏桕赤於楓,園林九月中。」火紅欲燃的烏桕在深秋中爭艷,霜染烏桕紅於楓、更勝於楓。
 
 

金門緯度較低,時節入冬氣溫降低後,烏桕葉子才開始由黃轉紅,逐漸的染紅了滿枝頭、妝點了山野,有時與苦楝的新黃、九重葛的艷紫,層層疊疊的映襯出金門的冬景。高陽路兩旁的烏桕,在金門的冬季裡逐漸披上紅妝,金門冬、桕仔樹紅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